天线

【云亮】七月上(ABO) 1

旧时王谢堂前燕:

*农药背景ABO设定
*先婚后爱
*亮亮的信息素是茶,子龙的我还没想出来...
*果然ABO就免不了要开车(唉





我想,你就站在大漠边疆。
我想,你就站在七月上。



1.

赵云和诸葛亮三日之后大婚。

这俩人喜结连理是刘备一手牵线促成的,就连婚礼也是刘备亲自策划的。

孙尚香问过刘备,为什么要让军师和将军在一起。刘备说赵云没意见,诸葛亮也不反对,于是就顺理成章地成亲啦。

孙尚香懵了,这算是哪门子的顺理成章?

不过也的确是这样,新来的小军师是个Omega,刘备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去问了一下赵云愿不愿意娶军师,没想到赵云还真答应了,说一切随主公安排。刘备又去问诸葛亮,诸葛亮表示只要不妨碍自己研究天书,怎么样都无所谓。

于是刘备就给他俩定了婚期,选了个好日子成亲。

孙尚香提醒过刘备,强扭的瓜不甜,将军和军师这样彼此没有感情,是不会太长久的。

刘备笑而不语,拉着孙尚香走了。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赵云与新来的小军师只有过几面之缘,小军师来的那一天,他是跟去迎接了的。

他印象中的诸葛亮,温文尔雅,惊才风逸,如生烟暖玉,如出岫轻云。可是这个人马上就要嫁给他了,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不是不高兴,却也说不上欣喜。

赵云本就不把心思放于儿女私情上,也从未对军师有半点非分之想,不过是恰好你情我愿,所以如此合情合理。

很早之前貂蝉就对赵云说过,她真的想象不出来赵云对别人动情会是什么样子。

其实赵云自己也不知道。他眼里看到的是万里战场,手里拿着的是苍龙银枪。

他生来天骄坦荡,又怎会为情爱束缚。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

诸葛亮成亲前一日,也在潜心研究天书,一直到深夜三更也未眠。早上庞统来找他的时候,他趴在案几上睡着了。

本来成亲是件大事,怎么还有自己不知道自己哪天要成亲的人呢。庞统扶额。

“起床了阿亮!你马上就要嫁人了,醒醒!”庞统摇晃着诸葛亮的肩膀把他叫醒,还好诸葛亮起床气不大,他揉了揉眼睛,迷茫地看着庞统。

“迎亲的人马上就来了,快去换衣服换衣服,别让赵将军等急了。”庞统推着半睡半醒的诸葛亮去洗漱更衣,诸葛亮成亲他好像比当事人还开心。

诸葛亮突然想起,原来今天自己要嫁人了。他最近一直把心思放在天书的研究上,都快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铜镜里的自己和平日里没什么不一样,只是着了身红色喜服而已。诸葛亮看着镜子出神。

诸葛亮觉得这世间没什么事情是自己预料不到的,无论是天书重现人间,卧龙出山,亦或是嫁人成家他早已明了。

一切都按照他所想的那样进行着,没什么不好。

只是...

“走吧,你今天可不能迟到。”庞统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提醒他该走了。诸葛亮回过神来,嗯了一声,推门出去了。

孙尚香和小乔早就在等着了,她们俩才不会错过小军师的婚礼。诸葛亮跨出门的时候,她们撒了几把红豆,一粒粒相思豆落在地上,寓意有情人终成眷属。

迎亲的马车队不多,来的都是些熟悉的朋友,没有外人。诸葛亮说过,不想太张扬,所以不是很隆重。

诸葛亮踏上喜轿前,孙尚香突然拉住他的手,有点担心地看着他。

“从今以后,你便是赵将军三书六礼娶过门的人了,你...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吗。

小乔笑着说:“香香你一定是小说看多了,若是小军师不喜欢赵将军,又怎么会答应嫁给他呢?”

诸葛亮愣了一下,孙尚香的表情那么认真,认真到他心里竟然有一点莫名的恐惧。

“好啦好啦我说笑的,你快去吧,别耽误了良辰吉时。”孙尚香笑了一下,松开诸葛亮的手,推着他催他上轿。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小军师和赵将军的爱情故事呢,一定很浪漫吧!香香,你给我讲讲好不好?”小乔一脸憧憬,一看就在脑补什么花前月下的画面。

“还说我小说看多了,你不也是?”孙尚香伸手轻轻在小乔额头上点了一下,“快走啦,花轿都走远了!”

孙尚香拉着小乔去追花轿。

她知道这天对于诸葛亮来说是怎样的日子,他一生中只有一次,意味着他要把自己的下半生完完全全地交到赵云手里,把自己这个人完完全全地交给赵云。

这种道理,诸葛亮可能并不明白。

孙尚香望着渐远的车马,心里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

小军师嫁过来已经有些时日了,赵云除了每天早上和他一起吃饭之外,一天之中基本上没什么时间和他待在一起。赵云有事,诸葛亮也有事,赵云忙,诸葛亮更忙。

就算是在外偶遇,也只是相互点头致意,仅此而已。

其实成亲那天,赵云和诸葛亮就已经说好了,互不干涉,还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诸葛亮说了,反正大家都是凑合过日子,别太认真了。

赵云也遵守约定,规规矩矩的,没做什么越界的事惹诸葛亮不开心,他和诸葛亮甚至都没有同睡过一张床。

他没有标记诸葛亮,连个临时标记都没有,可是Omega的发情期却是如期而至。

赵云吃早饭的时候没见着诸葛亮,平日里诸葛亮都是很准时的,比赵云还起地早,绝不会给人添麻烦。不过今天赵云已经等了他半个时辰了,早膳都凉了。赵云担心诸葛亮出事,打算去看看他。

他敲门喊诸葛亮,房间里隐隐传来诸葛亮的声音,说没事让他别管了。可是赵云听着诸葛亮的声音不像没事,他推开门,突然怔住了。

房间里弥漫着Omega清香的气味,在赵云推门而入的一瞬间几乎冲他迎面而去,赵云本能地被这信息素给吸引住了。

案几上地板上乱糟糟的散落着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房间里很乱,诸葛亮蜷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把头埋得很低,像只受了惊的小动物。

赵云克制住了自己本能的冲动,跑到诸葛亮身旁,蹲下来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带你去找医生。”

诸葛亮抬起头来,眼里满是泪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他伸出手,拉住赵云的袖子,声音带着哭腔,听得人心头直发颤。

“帮帮我...”

赵云不知道诸葛亮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他已经发情多久了,心里不免有点惭愧。

诸葛亮现在不太清醒,他只知道眼前这个Alpha可以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他本能地往赵云身上凑,向他求救,求他帮帮自己。

诸葛亮身上的清茶香味,主动地投怀送抱,还有轻轻的喘息声,每一样都在挑战着赵云的理智,赵云攥紧拳头,一直在克制着自己。

诸葛亮软绵绵地趴在赵云身上,Alpha的气息刺激着他,让他无法自控。诸葛亮凑到赵云耳边,像小猫一样轻轻地咬了咬赵云的耳朵,小声地喊:“将军...”

赵云紧绷着的那根弦,“啪”的一下断掉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08)
©天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