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线

【云亮】总裁不霸道,还能叫总裁吗?!(上)

星尘砂:

《总裁不霸道,还能叫总裁吗?!》


娱乐产物,莫深究。


 


1.


他,有着刀削一样的面庞,深邃的桃花眼仿佛能夺人心魄。


 


他,是腰缠万贯的总裁,却始终闷闷不乐。


 


他不是龙傲天,可他的名字比龙傲天还要冷酷高傲。他,名唤赵云。


 


……


李白左思右想,摇了摇头说:“我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


 


坐在办公桌旁,身着休闲裤衩的赵云嘬了口奶,“差了啥?”


 


李白失声道:“你怎么不穿笔挺的西装?!你这打扮跟乡下种田似的一点都不总裁,这样怎么凸显你修罗般的气质。”


 


“你从哪里学来的比喻……”赵云险些被热牛奶烫了舌,皱起脸问。


 


李白眼前浮现一串书名,《暴戾总裁的乖乖女》《冷酷总裁俏情人》《总裁霸爱》……再看看眼前的赵云,明晃晃在短裤下暴露着的一双长腿晃得他眼花,还和颜悦色的端着叮当猫的杯子吹着牛奶。


 


李白恨铁不成钢。


 


不霸道邪魅狷狂的总裁,还能叫总裁吗??


 


2.


 


早晨六点五十。


 


天已经是大亮了,街道上人影稀疏,来来往往的大都是要早起奔赴学校的苦学生,沉厚的书包扛在肩头,一个个跟扛了炸药包似的,不情不愿的表情活像是要去把学校一炸为敬。


 


诸葛亮骑着已有些年头的自行车,咣咣当当颠簸了一路,本就熬夜备课到头昏眼花,脆蹦蹦的身子板再这么一颠,还没到早餐店,就快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好容易跋山涉水到了早餐店,窄小的店铺前已排起了队,同平日一样,扭头往后面一瞅,是清一色的Z市原谅绿校服,转回来往前面一看……一个高大的男子吸引了诸葛亮全部的视线。


 


原因并非那背影多么苍劲如松,挺拔如竹,而是诸葛亮光顾这家早餐店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西装革履一副社会精英模样的人杵在这么简陋的一家铺子前。


 


两个成年男子扎进学生堆,那就是手机上最满最亮的两排信号格,偏偏前面的这位信号先生还高了那么一点,诸葛亮只能目光发散,盯着眼前那一头短棕发,以发呆来消磨不长不短的等待时光。男子打扮仔细到发丝都理得整齐,隐约有一抹深蓝被藏在发间,似乎是……发带。


 


脑补了一下正视图,诸葛亮有些想笑,甚至想走上去看看那人正脸,倒还是忍住了。


 


不知是哪个学生的手表滴了一声,过了七点。如果不出意外,诸葛亮就会像往常一样买了早餐在七点半之前到达学校。


 


可这不是普通的一天,意外还是发生了。


 


铺子的女主人是个相貌慈蔼的妇女,一手抹了抹围裙,露出为难的神色,诸葛亮便知不好,于是果真听妇女道:“真不好意思啊,诸葛老师,鲜榨的豆浆没了,你前面那位先生拿的是最后一杯。”


 


诸葛亮总是喜欢有计划的提前安排好一切,包括早餐。现下计划不如变化,让他蹙起了眉,又不忍为难辛苦了一上午的老板娘,只好叹了口气,“那算了,我明天早点来吧。”


 


拎着早餐,诸葛亮青着半张脸走出去,蓦地听见不远处骤响的碰撞声,他猛地抬头,看清状况后,另外半张脸也青了。


 


他的自行车凄凄惨惨的倒在人行道上尸骨未寒,肇事者从一辆小车上匆忙跑下,试图把车扶起来。


 


可那一把老骨头的自行车是铁了心的想退休,哐当一声贵妃醉酒式又躺了下去,丝毫不给对方一丝希望。


 


诸葛亮走近,看清楚来人。


 


哟呵,西装配蓝发带……这不正是刚刚那个买走他最后一杯豆浆的家伙么。


 


那人转过身来看着诸葛亮面色不善,磕磕绊绊的说话都不利落了,“咳,先生这是你的车么。抱歉我不是故意撞倒它的……要不你出个价吧,我赔钱给你。”说着便开始掏钱包,打开内层,却意外的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他忘了昨天全拿去付李白的酒钱了。


 


“……”诸葛亮亲眼目睹了一张俊脸染成火烧云的全过程,又亲身体会了一个二十好几的男人用含情脉脉(?)、委屈如受欺负的黄花闺女一样哀哀怨怨的目光无语凝望着他。


 


诸葛亮心扑通跳的老高——大概跟学校里教体育的韩信跳得差不多高,又在主人的理智下啪嗒一声跌落下来。


 


这是什么操作??


 


撞倒我的车,不打算赔钱……还想掰弯我??


 


诸葛亮暗道一句世事险恶,低头错开眼神,掏出手机滴滴滴几下翻开通讯录。


 


“你叫什么?”


 


对方自知理亏,也十分配合地如实禀报,“赵云。”


 


“电话留下吧。”


 


“啊?”


 


“留着讨债。”诸葛亮礼貌又并无多少温度的勾起唇角,笑意未达眼角,可放在这么一张精致的脸上,却也生了点令人忍不住琢磨的味道。


 


老实人赵云报了自己手机号码,又想到李白这时候应该到公司了,一句“我可以让我助理……”才脱口而出,便看见诸葛亮拎着早餐来了个百米冲刺,翻腾的衣领与银发间荡起一阵风,渐渐飘远。


 


冲刺到了第一百零一米,诸葛亮腿软了。


 


说是百米冲刺,就只冲一百米。多一米对诸葛亮这个体育困难户来说都是耍流氓。


 


七点十五了,学校还远在天边。即使是迟到一分钟,龟毛的年级主任那张嘴就跟熟了的豆荚似的一颗一颗往外崩着豆子,直把人崩的头晕脑胀,恨不能天赐几个僵尸把这多事的豌豆射手几板砖拍死。


 


诸葛亮一口口喘着气,不知是累的还是气的。


 


因为赵云,他错失了一份计划完美的早餐,提前报废了一辆自行车,面临着迟到被主任喷的现实。


 


还有比这更气的么?


 


有。


 


诸葛亮抖着颤巍巍的双腿缓缓前行,这位好汉就要倒在长征路上,苦不堪言。


 


那个罪魁祸首优哉游哉驾驶着车欣赏清晨美景,一边在身后嚣张不已地朝着诸葛亮按喇叭,春风得意。


 


诸葛亮突然一回头,眼底噼里啪啦下起冰雹,尽数往赵云的方向砸去,这一眼太突然,赵云愣是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


 


“你跟着我?”诸葛亮不满道。


 


赵云清清嗓子,温声答:“你要去哪?我送你一程吧,当做赔罪。”


 


意料之外的问答让诸葛亮愣了三秒,盯着赵云蓼蓝叶色的瞳。赵云明润眸光如暖泉般澄净,任何暗流都无处躲藏。


 


不自知的,他点了头。


 


3.


“喂?”


 


“赵云,我不就让你帮我带份早餐,你磨磨蹭蹭了这么久怎么还不来?”


 


“李大爷您抽了哪里来的怀旧风,公司里好好的早餐不吃,非要我绕远路去以前上中学的那条路上买,我刚撞了别人的车,哪有这么快回来。”


 


李白灵光一闪,撞车!这不是总裁文里男女主角相遇的经典模式吗?


 


“怎么样!车撞得严不严重!?”


 


赵云听李白的语气,怎么听都听不出为友人担心的焦急来,“恩。有点严重。”那自行车几乎散了架。不过所幸撞到的不是车主人,否则诸葛亮那身板,挨那么一下估计是要出人命的。


 


他侧头透过灰白车窗望去,诸葛亮尚未走远,教职工朴素的白衬衫显然是有点大了,车外似是有阵风袭来,一股脑全钻进诸葛亮的衣袖,把布料撑的鼓鼓的,被束起的长裤自腰际拦下,结成细瘦的一环。


 


那腰实在是令人移不开眼。弱柳扶风等词不适用于一个男人,它该是悬泉飞瀑中的一道傲然的水流,看似孱弱无依,等到人的手掌抚摸过才能感受到潜藏的柔韧与力量。


 


“撞到哪了啊?赔钱了么?喂?喂?赵云你还活着吗?”


 


“可能是……撞到头了吧……”


 


否则他怎会生出……想伸手揽住诸葛亮腰肢的冲动?


 


4.


 


傍晚总是伴随着一天下来的疲惫与倦怠,苟延残喘的夕阳带着令人昏昏欲睡的温度。


 


轰鸣的引擎之声像是不速之客,疾驰而来。咆哮着的红色跑车停在学校门口,饶是柔和的晚阳陈铺其上也被映照得炫目起来。


 


一高大男子自车上走下,举手投足间尽是说不出的优雅潇洒。墨镜遮住了半张脸,仅仅露出高挺的鼻梁与坚毅的薄唇,就令人想入非非。


 


学生们不约而同的注视着他,窃窃私语还伴随着手机摄像的声音。有些小女生已经开始在脑内生成剧本,脑补了一出霸道总裁爱上平民学生妹的戏码。


 


男子邪魅一笑,似乎对万人瞩目的场面司空见惯了。他大步流星的走,无视身边或惊艳或好奇的目光。


 


他薄唇微张,似是想说些什么。仿佛在诱惑着人去倾听,然后沉醉于大提琴般低沉的音色里。


 


“唔嗷……!!”


 


男子捂着险些被钢棍砸断的鼻梁,低嚎出声,滑落的墨镜后露出一双水光熠熠的桃花眼。


 


握着钢棍的门卫大叔那是饱经风霜历练的,丝毫不为美色所动,警惕的问这个招摇的来者,准备随时再来一棍,“小伙子你上我们这学校干吗呢?”


 


赵云揉揉自己直发麻的鼻子,“我来找……诸葛亮老师。”好像是这个名字吧。


 


门卫抱着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赵云,拨通了诸葛亮办公室的电话。


 


“喂,你好?”诸葛亮声音淡淡的,风似的穿透电波,吹进赵云耳朵。


 


赵云凑近道:“喂诸葛亮,我是赵云。”为了更打动门卫,他特意用了略微亲昵的语气。


 


电话另一头似乎沉默了会,“……我知道了,你来四楼办公室找我吧。”


 


门卫这才放行,又嘟哝道:“以前都是小姑娘追诸葛老师追到学校,你一个大老爷们来找他能干啥?”


 


赵云喏喏道:“大老爷们……就不行了么?”


 


门卫大爷:???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现在的年轻人啊!!


 


 


赵云找到了办公室,却没急着推开门,敲了敲门,听见诸葛亮熟悉的声音在里面应了声,才轻手轻脚的旋开门把手,大气也不敢出。


 


办公室对于学生来说像是危险重地,即使离开校园有些年了,有些刻在身体里的习惯还是让赵云绷起神经。


 


总要给诸葛亮留个好印象的,赵云想。


 


诸葛亮正在为学生课后辅导,见了来人只抬起眼皮点了点头,又拉着身旁的女学生沉浸在数学的海洋里,又或者说沉浸在他的工作里,根本不给人打扰的机会。


 


赵云也颇为识相的做到对面的椅子上,不作过多的言语。


 


先前发生的事太过匆忙,赵云现在才有机会仔细端详诸葛亮。


 


诸葛亮生了副极好的面孔,就算是扎进女人堆里,也是一等一的精致好看,又因着眉眼里蕴含男子的英气,不至于阴柔。说话的时候唇角会不自觉的上扬,似笑非笑,赵云亦忍不住一看再看。


 


身为一个男人,诸葛亮白的过分,屋外的流光汩汩冲刷着他的脸,赵云甚至能看得清他薄薄一层眼皮上的青色经络。


 


“所以这里只要代入上一步,就解开了。懂了么?”诸葛亮刷刷几笔,纸上便印出字迹干净的答案。他扬首正想询问一个劲点头的学生,却阴差阳错撞上了赵云温柔专注的目光。


 


赵云换了身休闲装,胸前印着的一只叮当猫冲他笑得正欢,却也比不过主人的半分阳光。


 


诸葛亮本来井井有条的思绪被这道突然闯入的阳光搅成了一团,连手上动作也僵住了,中性笔啪的一下掉落在纸上勾扯出没有章法的线条,一如此刻诸葛亮内心刹那间的沸反盈天。


 


“今天就到这吧,明天小测检验成果。”诸葛亮刻意掩藏莫名的慌神,对身旁的女孩说道,”天色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


 


女孩收拾好东西窜出了门,踏出办公室时隐约听见两人的对话。


 


“你怎么来了?”


 


“我来还你钱啊,上次欠了你的。”


 


桌上颇有分量的一沓粉红主席头像闪闪发光。


 


“……”诸葛亮来回看了看,“我的车值不了这么多钱。”


 


赵云并不认为有何不妥,“也没多少,你收着吧。”


 


诸葛亮挑起眉梢——每当他做出这个表情的时候就说明他对某件事物起了兴趣。


 


赵云为自己得见诸葛亮更多生动的表情而欣喜,却不知诸葛亮看着他的双眸里,左眼写着“人傻”,右眼写着“钱多”。


 


给债主送完了钱,赵云一时也不知下一步如何是好。诸葛亮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连句闲聊的话也不愿多说,他的银发泛着白,衣角也泛着白,整个人似乎被无形的屏障笼罩着,他无暇窥看屏障外面的世界,亦无心留念——他为自己建了座堡垒。


 


赵云在城墙下观望,迟迟不见堡垒内的动静,犹豫踌躇之时,对方终于从厚厚的水泥墙内探出了头。


 


“你吃过饭了么?”


 


“吃了么”是中华人民寒暄拜访时的万能金句,可诸葛亮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主动与人寒暄的人。


 


赵云点了头,又听见诸葛亮说:“我还没有。”


 


诸葛亮捂住抽搐了半个小时的胃,郁闷极了。


 


中午韩信非要拉着他观赏自己新开创的韩氏武功并热情的言传身教,一番话让伶牙俐齿的诸葛亮也无法反驳:“诸葛你瞅瞅你那细胳膊细腿的,再不锻炼咱这夏天刮上几场台风你就给吹没影了。我这里新完成了本武林秘籍,我见你骨骼奇清倒还是个可塑之才,跟着韩大爷练一练,保准你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撂倒个胖子不是事儿……”


 


这一练就是整个中午,诸葛亮别说休息,连饭碗都没摸着。下午上课的时候诸葛亮腰酸背痛,三步走七步喘,扶着腰坐下面对的就是一干女学生关怀且又复杂的眼神。诸葛亮咳嗽几声想要掩饰自己的狼狈,又看到学生的目光:没事的诸葛老师,我们都懂,年轻真好,年轻真好。


 


诸葛亮忍不住抱怨起来,又恰好有赵云这么个安静的倾听者在,越说越气,最后拍桌怒起:都是韩信的错!


 


这一怒起,好巧不巧牵扯起浑身酸疼的肌肉,诸葛亮疼的龇牙,脚下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来个平地摔,多亏了赵云眼疾手快,黄继光堵枪口式挺起胸膛,承受住诸葛亮半个身子的重量,手上也不含糊,直接搂上固定住人家的腰。


 


要是李白看见了,肯定会欣慰的说:老铁这波操作我给你666!


 


一秒钟的时间有很多东西可以思考。比如赵云想起李白灌输给他的那些总裁文。这时候总裁们总会邪魅一笑的说:“你这个磨人的女人。”或者再冷酷一点的,会冷酷的接住女主又冷酷的推开说:“想要攀上我?呵呵,女人,你还不配。”


 


而赵云就很简单了。


 


诸葛亮的腰是真好摸。他啧啧称叹,又忍不住把手放在诸葛亮腰间偷捏了几把。


 


诸葛亮的想法更简单。


 


赵云的胸肌可真是硬。他咬牙切齿,用被撞得发麻的半张脸狠狠蹭过赵云胸前那只无辜的叮当猫。


 


门外,半途折返想拿回落下的文具的少女看见这一幕,兴奋的瞪大了眼,咔擦一声,记录下办公室“暖心”的一刻。


 


5.


 


次日,一张两个男人在办公室“深情拥抱”的照片登上了S校论坛头条。


 


震惊:令诸葛老师魂思梦牵的人,原来是他……!!


 


楼主作为知情人士,将一段感情缓缓道来:


 


那是普通但又不平凡的下午,诸葛老师看似在为学生进行课后辅导,实际上,他的内心里百般焦灼。但他相信有一天,他的心上人会开着红色跑车,身着限量版叮当猫T恤来娶他。终于!他如天神般的心上人降临了,他面上不漏声色,却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终于,在空无他人的办公室里,他们紧紧相拥,诸葛老师的面颊贴上爱人的胸口,静静的,听着那令他沉醉的心跳声……


 


后又有人跟帖道:怪不得这几天诸葛老师一副筋疲力尽,腰酸背痛的样子,看来,是晚上和男票奋斗的结果啊,我站诸葛老师受!


 


甚至更有才华的,在跟帖下以两人为主角,发了洋洋洒洒一万字的肉文,汁肥肉美,酥烂浓香。


 


这边一石惊起千层浪,另一边赵云也不平静。


 


晚上他回家时,从口袋里翻出了他多给诸葛亮的几百块钱。


 


赵云呆了会,拨通了李白的电话。


 


“我想问下,总裁文里都是怎么追求别人的?”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95)
©天线 | Powered by LOFTER